当前位置:麟游县电器销售有限公司 > 联系我们 >

科技评价体系改革之瓶颈

在科技主导未来的新时代背景下,我国基础科学本来就浅薄的家底加上过去二十年间华而不实的所谓迅猛增势,为科技的再创新发展背上了沉甸甸的包袱,亟待寻找原创动力。
 
过去几年间,一场声势浩大的加强基础科学研究、促进重大原始创新的讨论如火如荼地在多个领域展开。
 
化解当前基础研究的矛盾,移去阻碍基础科学发展的绊脚石,探寻基础科学研究的新路子,为建成世界科技强国提供基础性和根本性保障,这一系列的思考和研讨最终聚焦在了一个靶心:现行的科技评价体系是造成科技领域浮躁之风的源头,是压制科技人才创造性思维的乌云,是束缚弘扬科学家精神的枷锁,是阻碍我国科技进一步发展的拦路虎。
 
科技评价体制改革,刻不容缓,势在必行。
 
如今,我国科技体量的发展已经完成了最初唯数量的原始积累过程,曾经发挥了历史性推动作用的科技评价体系亟待向质的转变过渡,当初评价体系基于的单一奖惩措施已经成为继续发展的诟病。
 
二十年间走过来一代人,不论是习惯还是思维,不论是体制还是定位,不论是视野还是学识,都被深深地打上了这段历史的烙印。
 
纵观参与科技评价体制的研讨者和决策者,又几乎都是这段历史的亲历者。改变现行的评价体系,事实上触动着每一个践行者的心灵。
 
于是乎,我们都意识到了现行科技评价体系的弊端,我们都力主实施强而有力的改革,我们都寄希望一个激励创新科技机制的出台。
 
然而,一切都只是呼唤和呐喊,大大小小、各种形式的讨论都终结于无奈,那个期望中的科技评价体制始终没有被这么多有识之士“千呼万唤始出来”。
 
于是乎,职称和项目的评审,我们还在简单地计算着论文和引用的数目,甚至非近五年而不取;人才帽子的界定,我们仍然在热衷于引进“洋”博士或博士后,“土”的压根就不在考虑之列;重大科技计划的实施,我们还在数数论文和专利就可以给出从“跟跑”一跃而“领跑”世界的结论;科技论文,发表十篇《中国科学》和《科学通报》仍抵不过一篇《自然》和《科学》,后者依旧被捧为科技期刊的“圣经”;绩效工资,简单地累计SCI论文数目加上项目总金额的提成;获得博士学位,没有SCI准不成,至于何种类型的SCI期刊早已无人问津。
 
去年夏季,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明确要求人才评价、项目评审和机构评估不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
 
然而,指导性的意见并未真的落实于实际的评价中,掌握生杀大权的依旧是改革开放后期二十年的专家学者,不唯论文和奖项之后的评价标准怎么制定,让目前的评价体制显得更见迷茫和无据可依。
 
《自然》的神圣,SCI的地位,H因子的价值,“帽子”的光环,奖项的分量,依旧显性或隐性地贯穿在目前科技的评价体系中,人们习惯了的且已根深蒂固扎根在脑海里的标准从根本上并未动摇,甚至走得更加遥远。
 
人们不禁要问,既然现行科技评价体制是制约我们创新发展的障碍,既然上下一致呼吁要对科技评价体系进行改革,那么为什么我们仍然举步维艰,难见成效?
 
的确,我们已经进入了科技评价体制改革的深水区,是到了反思和剖析其背后深层原因的时候了。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02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